1. <th id="mf4uy"></th>
          <s id="mf4uy"><object id="mf4uy"><menuitem id="mf4uy"></menuitem></object></s>
            <rp id="mf4uy"></rp><th id="mf4uy"></th>
            <s id="mf4uy"></s>

          1. <tbody id="mf4uy"><pre id="mf4uy"></pre></tbody><dd id="mf4uy"></dd>
          2. 夏斌談全球經濟危機:取決于各種經濟外交多重博弈的結果

            時間:2020年03月18日信息來源:新京報網 【字體:

             全球市場遭遇黑色星期一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3月9日,疫情的全球蔓延疊加原油“黑天鵝”,美股再現熔斷,全球股市暴跌。黑色星期一過后,今日(3月10日)全球金融市場多數品種出現反彈,但美國10年期國債期貨觸及跌幅下限,引發熔斷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全球經濟危機來了嗎?國務院參事、著名金融專家夏斌接受新京報采訪時表示,當前尚不能對全球經濟危機是否已來下結論。但各種經濟的、外交交叉的多重博弈的結果,都可能會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,引發全球經濟危機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當前內外部經濟形勢下,中國如何應對?在宏觀經濟政策取向上,夏斌建議,財政可以適當提高些赤字,但不能在赤字上多打主意。建議央行可以放松銀根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疫情之下,中小微企業的流動性問題引發關注。夏斌建議,由央行基層行審核后向符合條件的企業直接發放緊急信用貸款,或者由央行牽頭組織當地商業銀行共同貸款,并進一步降低利率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新京報:如果看待全球市場的表現,全球經濟危機是否來了?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夏斌: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近日美國股市熔斷,金融市場動蕩,從經濟學理論看其實并不復雜,這是凱恩斯主義的遺產。從30年前開始的美國及全球經濟繁榮到2008年美國危機后,不管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的政府都懂了凱恩斯主義,都學會了“大放水”,這必然導致了今天這個結局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至于什么時候爆發金融危機乃至全球性經濟危機?我不是算命先生,說不出來。因為正由于現在各國政府熟習了凱恩斯主義,不斷提高了與市場的博弈水平,出現了貨幣供應與危機并不是線性發展的狀況,所以不好預測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如果從預測角度看,我認為學點經濟史的經濟學家應該明白,純經濟學理論、一國經濟基本制度和經常調整的經濟政策,三者并不是一回事。經濟學理論只能告訴大勢、趨勢、規律性的東西。至于規律性這一必然趨勢,何時、在何地方、以何種形式出現,很大程度上已經不取決于理論,而是取決于各國不同的復雜的制度與政策,取決于各國決策者中人為博弈后出現的一系列偶然因素。了解了這個道理,回過來再說當今何時爆發危機,我想新冠疫情下的中國復工速度,境外美國及西方發達國家的新冠擴散程度和對策,特朗普為連任暗中違背經濟規律的蠻干,沙特、俄羅斯的石油價格戰,以及極可能出現的新冠境外大爆發情景之下的中國態度等等,各種經濟的、外交交叉的多重博弈的結果,都可能會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新京報:面對國內外部的經濟形勢,中國如何應對?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夏斌: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至于中國當前的臨時對策,寬松的貨幣和財政政策如何搭配?財政可以適當提高些赤字,但不能在赤字上多打主意。因為多年累積的地方債務問題尚未得到很好的解決。目前31個省份推出了40萬億的投資計劃,但之后的償債能力絕對不能輕視。因此,在當前復雜的局面中,央行可以放松銀根。實際上央行也已經放松銀根,提出了三千億加五千億的再貸款再貼現額度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當前企業復工中面臨著資金的問題,大企業、國企的資金問題應該能解決,難點仍然是中小微企業的資金問題。中小微企業復工困難中的資金問題,有的并不是日常的流動性問題,而是因疫情企業臨時停擺而帶來的臨時性資金問題。沒有營業收入,水電費和人工工資就可以壓垮一些中小微企業,特別是服務型的中小微企業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商業銀行有商業原則和監管要求,它們能完全解決中小微企業復工中的資金問題嗎?央行的三千億和五千億的額度能用足?以往的歷史表明,是不可能的。所以我建議,對過去經營正常、本身不存在流動性問題的中小企業,而且一旦倒閉會造成就業壓力比較突出的企業,由央行基層行審核后直接發放緊急信用貸款,或者由央行牽頭組織當地商業銀行共同貸款,并進一步降低利率。具體哪些企業需要被救助,可由地方政府和當地商業銀行研究后拿出一個救助企業的名單。此建議當然并非是一定要采取,可以視企業復工的發展情況而定。如果企業因臨時資金問題嚴重影響了復工,并出現大面積就業問題時,可擇機擇地緊急采取。
            (作者:侯潤芳 )
            文章熱詞:
            在线aav片线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大爱网